六指阅读>玄幻>被高岭之花懆坏嫩批 > 长驱直入吻到腿根发软、我是谁?不对,是爱人
    空间逼仄,热流窜涌,渐渐的目光停留在孟嘉的脸上,孟嘉紧张的吞咽了口水,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让他脖颈发酸,孟嘉的手腕被攥的有些痛,他习惯性的微微抬起头透过发缝看裴柏驰。

    裴柏驰冷白的面颊上覆盖满了薄汗,那一颗汗珠顺着鼻尖而低落,“啪嗒”一声,孟嘉迅速的底下头去,裴柏驰上前一步把他抵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他已经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想到方才在包厢发生的事情,孟嘉现在还心有余悸,余光之余,他看到了裴柏驰高高扬起的手。

    是要连他一起打了?

    “别...”孟嘉吓的紧闭眼睛,直呼本能的一种生理反应,黝黑的睫毛不安的颤动着,嘴唇也紧紧的抿着,惶恐与不安占据了他的整颗心。

    又是这样的一个动作,裴柏驰冷不丁的想到了上次。

    预期的巴掌没有落在脸上,呼吸声音在他耳畔响起,孟嘉觉得面颊一热,想打自己方才躲避的动作觉得有些尴尬,脸上突然贴上一只手掌把他托着起来。

    孟嘉诧异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不知道裴柏驰从哪里要到的卸妆油和湿巾,正在小心翼翼的给他卸妆,他力道有些大,面颊紧绷,眸色幽深,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什么,细嫩白皙的皮肤被他擦的发红。

    孟嘉有些面红耳赤,心如擂鼓,眼珠子不知所措的往哪里安放,那可是裴柏驰啊,他心心念念爱慕已久的人,如今就在他面前,想明白了,他痴呆似的盯着裴柏驰看,不敢闭眼,似乎闭眼了就会少看一眼。

    裴柏驰的动作顿了一下,卸妆巾换了一个面,指尖落在脸上,有些痒,孟嘉快速的眨眼,睫毛像个小扇子捞的手心痒痒,裴柏驰根本无法忽视。